沒有近視眼鏡,沒有鐳射手術,那古代人得近視怎麼辦?長知識了

現在,「四眼」勢力越來越強大,小學生都開始帶戴上了眼鏡。走進初中的班級裡一看,幾乎超過80%的孩子已經近視,非近視人群反而變成了稀有物種。有人認為,古時候的人們沒有手機沒有ipad,似乎沒有近視的煩惱。好吧,事實上古人也是會近視的,不過與如今不同的是,古代的近視眼,是一種名副其實的貴族病。

宋朝文人歐陽修就是個近視眼,正如南宋葉夢得在《石林燕話》中的記載:「歐陽文忠近視,常時讀書甚艱,惟使人讀而聽之」。歐陽修近視後,讀書很困難,只能聽書童朗讀,有時甚至會影響辦公。而風流才子祝枝山因為高度近視,在街上碰到漂亮女孩兒只能拿出放大鏡暗中觀察。

看到這你或許想問了, 這怎麼近視的淨是大文豪啊,原因主要有兩方面:一,古代的識字率非常低,大部分人事不需要整天盯著書本看的,因此會近視的一般都是知識份子階層;二,在沒有白熾燈的古代,想開夜車加班加點的看書就只能點蠟燭,然而蠟燭可是個奢侈品,北宋時期蠟燭的價格在150文-400文之間,換算一下也就是一支80-250人民幣,所以寒門學子在夜裡只能躺著閉目養神,也就有了鑿壁偷光之說。萬萬沒想到的是,比你有錢還比你努力的人,居然因長期暴露在昏黃的燭光下得了近視。

當然,從總體上說,古代近視率比較低是什麼原因呢?首先,古人寫字都用的是毛筆,毛筆的特點就是長,所以相比如今寫字時臉都貼到桌子上的學生們來說,那時的人離紙張的距離就遠多了,而且用毛筆寫出了字更大,看起來更輕鬆;其次,在農耕社會,人們有著豐富的戶外活動,戶外活動可以減緩眼部疲勞,並讓眼睛接受充分的陽光,曾有研究表明,陽光可以幫助眼睛保持在一個健康的「體型」,患上近視的風險也就更低了。

「眼鏡」這個詞第一次出現在宮廷史料是明代,明朝中前期,市場上流通的依然是價格昂貴的西域眼鏡,鏡片一般由水晶石、石英、黃玉或紫晶磨製成,材料稀少,價格昂貴,普通老百姓是戴不起的,明宣宗也曾將眼鏡作為御賜珍品賞給親近的臣下,在那個時候能戴上一副眼鏡就是身份的象徵。

當時還有人曾作了一首嘲諷近視眼的打油詩,詩中說道:「笑君雙眼太稀奇,子立身旁問誰是? 日透窗櫺拿彈子,月移花影拾柴枝。 因看畫壁磨傷鼻,為鎖書箱夾著眉。 更有一般堪笑處,吹燈燒破嘴唇皮。」 64個字的一首打油詩,將在雲山霧罩中過一生的近視眼形象塑造得栩栩如生。

到了清代,兩廣總督給康熙敬獻水晶眼鏡,據清宮史料記載,康熙皇帝在得到兩廣總督敬獻的水晶眼鏡後,試戴感覺相當好,便賜給了他的兒子「四爺」,也就是後來的雍正皇帝,從此,雍正就變成了一個十足的「眼鏡」控。據不完全統計,造辦處為雍正帝專門製作的各式眼鏡達35副之多。

到了溥儀時,眼鏡已經很普及了,據資料記載他自幼患有嚴重近視和其他眼病。但是,他最開始戴眼鏡的時候,清朝遺老遺少們齊聲反對,皇帝的龍目怎麼能戴國外的眼鏡,這與祖制不和啊。莊士敦對皇帝說,如果不配眼鏡,又怎麼能看得清楚忠臣和小人呢?最後,溥儀下定決心讓莊士敦負責給自己配眼鏡一事。這兩副眼鏡價值不菲,共計銀洋111.4元,按照一塊大洋折合人民幣300元計算,溥儀第一次配眼鏡共花了人民幣33420元。溥儀還連生說:太便宜了。

現在明白了吧,古時候的人近視少是有原因的,可在沒有出現眼鏡之前,也只能像歐陽修一樣,請個人讀書給你聽,當然,前提是你必須要足夠有錢才行。好了,不要羡慕古人了,還是少玩點手機,好好保護眼睛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