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現場,山神帶領,無數眾生跪謝救命之恩!

玉兒 2020/08/05 檢舉 我要评论

2010年4月18日,陰曆3月初五,周日。「拔眾生苦放生會」有統計以來第544次放生。

 

每個周日,都會雷打不動組織放生共修,參加者多則數百,少則數十人,多是本地居士,這次共修卻有點不同,因為有三位外地居士專程趕來山東淄博與我們一起放生。

 

一位是外省某居士,大姐,四十來歲,戴眼鏡,態度謙沖,說話柔和,一副高級知識份子的樣子。(經徵求當事人意見,隱去其姓名及某些細節,以下以L居士代稱)L居士一位至親於2009年底查出頭部右側有兩個腫瘤,經伽馬刀和介入治療,其中一個消失,但另一個生長迅速,2010年元旦期間,病情惡化,身體一側出現偏癱,醫生說情況已很危急。

 

L居士母親幾年前因肺癌去世,當時她已接觸佛法,但只當成某種哲學思想來研究,不知道「依教奉行」完全可以給人帶來真實利益,眼睜睜看著母親病情惡化,卻只能依靠醫院保守治療,並未採取其他任何措施,直到其母受盡痛苦去世。後來機緣成熟,深入參學,才明白「佛是大醫王」,足以對治一切惡疾業障!也知道了放生、誦《地藏經》、念佛、拜懺等等消業免難的無上法門,但慈母已逝,總有千般法寶,卻以無濟於事,只能留下巨大遺憾!因此當她另一位至親癌症病情危急時,她立即決定為其放生5萬元,不管結局如何,都不能再留下遺憾!

 

2010年3月下旬,通過上網查詢,L居士找到拔眾生苦放生會網站和博客,看過我寫的《虛空放生》系列文章後,完全被那些放生救命的真實事例所震動,立即與我取得聯繫,說好週末趕來與我們一起放生。

 

 

也許知道放生消業最快,病人的冤親債主不答應了!

 

第一個週末,啟程之前,她身體突然極度不適,全身乏力,頭暈腦脹,幾乎不能行動!放生之行就此取消。

 

第二個週末,臨行前一晚做飯切菜時,竟然不小心用菜刀切傷了手指,血流如注,非常嚴重!據她說做了幾十年飯,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發生!更莫名其妙巧的是單位也突然有急事,想帶傷硬走都走不了!

 

第三個週末,她下定決心,說什麼也要來參加放生!本來買了週五晚上的臥鋪票,夜裡11點左右發車。她還特意早點出門,但怪事再次出現,平時多如牛毛的計程車,那晚就是打不上!在路邊站了一個多小時,最終趕到火車站時,離發車時間還有三分鐘,工作人員已經不讓進站!這次她鐵了心,將車票改簽成次日晚上,但因為是週末,不但沒有臥鋪,座號都沒有!

 

週六晚深夜,這位大姐硬著頭皮,「冒死」登上發往青島的火車,車廂內果然人挨人,巨擁擠,幾乎沒有立足之地,她平時也算養尊處優,實在受不了,只好來到兩節車廂之間的吸煙區,站了一夜,吸了一路二手煙,長途顛簸六個多小時終於趕到淄博!

 

放生之前出現種種違緣的事,我碰到過太多,但象這位大姐遇到這麼多狀況也算罕見!她看上去很文弱,平時身體也一般,這次能不畏艱難趕來,實屬難能可貴!

 

另兩位是濟南黎姓姐妹,都非常孝順、樸實,她們的父親于2009年12月份確診為肺癌,腫瘤在右肺下葉,查出時已是晚期,醫生表示以無能為力,只能做保守治療。姐妹倆剛接觸佛法,偶然機緣看到我們編印流通的《戒殺放生》一書,隨即與我取得聯繫趕來參加周日放生,發願放生一萬元,回向給父親的怨親債主!

 

與三位外地居士見面後,無暇寒暄,直奔主題詢問她們病人情況。果然不出所料,兩名患者的絕症都與殺生惡業有關!

 

L姐的至親,年輕時在肉聯廠工作,曾親手宰殺過無數雞、鴨、豬等物命,後來調入其他單位,卻以欠下無數命債!

 

黎氏姐妹的父親是中學退休教師,七八十年代生活困難時,為養家糊口,經常去水庫河邊捕捉青蛙、河蝦,除了自己食用,剩下的都拿去賣錢,還無故殺過很多蛇。姐妹倆現在還清楚記得小時候父親將青蛙活生生剝皮,賣白花花田雞肉的情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