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不給彩禮的婆婆:都懷孕六個月了,離開我兒子誰敢要你!

梁燕與宋偉成是大學同學,又是同鄉,兩人已經相戀四年了,畢業後的兩人並沒有因為專業的不同,各自分道揚鑣去往心目中的城市工作,他們彼此相愛已經難以分離,畢業後只有宋偉成一個人上班,因為梁燕剛找著工作就發現自己懷孕了。

兩人一致決定生下孩子,宋偉成讓女友在家好好養胎,他則是出去打工掙錢,眼看梁燕的肚子越來越大了,宋偉成特意請了兩天假帶著梁燕回了趟老家,跟雙方父母商量抓緊把婚給結了。

宋偉成先帶著梁燕去了他家,梁燕已經懷孕六個月了,肚子看起來很明顯大了一圈,宋偉成的父親出差去了,只有他母親吳慶榮一個人在家。

吳慶榮看兒子帶女朋友回家,臉上並沒有明顯的笑意,老一輩婦女的思想觀念太過陳舊,他覺得兒子帶回來的女朋友真是太隨便了,還沒結婚就跟兒子同居,現在還把肚子給整大了,這要是傳出來,親戚朋友肯定會瞎猜測肚子裡的孩子到底是不是她兒子的種。

梁燕感覺到了准婆婆的態度,婆婆對她忽冷忽熱,梁燕覺得心裡很不舒服,我都有了你兒子的後代,怎麼搞得我像是把你兒子怎麼著了似的,吃完飯後,梁燕拉著宋偉成去了自己家,一刻都不想看見未來婆婆。

梁燕的父母都是很好說話的那種人,梁燕事先已經跟父母打過招呼說自己懷孕了,父母雖然埋怨她,但還是很在乎她的感受的,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就趕緊把婚給結了。

梁燕父母跟未來女婿說了他們這邊的要求,讓他回去早點做準備,最好儘快安排雙方父母見一次面,畢竟大人們在一塊說話的分量重一些。

宋偉成回家後,給母親說了女方這邊的要求,吳慶榮聽後臉上不自然起來,冷著一張臉對著兒子說:「明天一早把梁燕接過來吃午飯,我有事情給她講。」

第二天一早,宋偉成就把梁燕接自己家來了,吳慶榮很冷淡的說了一聲『來了』,然後就去廚房忙活了,梁燕看到准婆婆的態度突然緊張起來,感覺今天像是有什麼事情將要發生。

吃飯的時候,准婆婆吳慶榮剛上桌,就跟對著梁燕說話了:「等會吃完飯回去,給你爸媽好好說說,你們要求十萬彩禮這事乾脆就免了,畢竟你看你現在也懷孕了,這十萬塊錢彩禮就當給我未出生的孫子或者孫女以後的奶粉錢,等以後孩子出生了,孩子自然有我給你們帶,不用你們操那份心,該幹什麼幹什麼去!」

梁燕已經完全沒有食慾了,准婆婆說話未免也太傷人了點,氣得她頓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吼道:「怎麼!懷孕了就不把我當人了是吧,我告訴你,我爸媽的要求就是我的要求,誰規定的未婚先孕就免彩禮一說,我孩子出生後我自己會管,別說的這麼冠冕堂皇給孩子什麼奶粉錢,哄人誰不會啊,想把我當成傻子,沒門!」

梁燕一說完轉身就走了,走到門口看了一眼宋偉成,發現他正低著頭一臉的愁容,一看就事先知道他母親要跟她說些什麼,只聽梁燕大喊道:「宋偉成,你該不會跟你媽一條心的吧!」

宋偉成趕緊站了起來,剛準備開口說話,頓時被母親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吳慶榮沒想到未來兒媳婦竟然有這麼大的脾氣,等嫁到他們家來肯定是個難相處的人,必須戳戳他的銳氣。

「都懷孕六個月了,說起話來還這麼硬氣,我告訴你,彩禮一分錢都沒有,諒你也不敢離開我兒子,不然誰敢要你!」

梁燕一刻都不在在他們家待下去了,淚流滿面的跑了出來,又滿懷期待的等著宋偉成出來跟她道歉,儘管准婆婆這麼強勢,她還是希望未來老公向著她這邊,可是慢悠悠的走到小區門口,她連宋偉成的身子都沒看到。

梁燕感到絕望了,一個孩子看透一個男人真正的本性,她還有什麼期盼去結婚把孩子生下來,帶著深深地悔意和心痛,梁燕打車去了醫院,她發誓今後在也不會像現在這麼傻了,就讓一切因果隨著將要被打掉的孩子,隨風而去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