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族兄妹十人的善惡報應實錄!

胡鳳蓮,女,55歲,家住長春

《太上感應篇》雲:「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也就是說人的禍福,本來就沒有一定的門路,全都是自己招來的,善惡的報應,就如同影子跟著身體一樣;人走到哪裡,影子也就跟隨到哪裡,永遠都不分離。佛教經典《大寶積經》雲:「假使百千劫,所作業不亡;因緣際會時,果報還自受。」就是告訴我們,造作的善惡業,無論經歷多長的時間,都不會消亡,以這些業為因,遇到合適的條件,就會感受相應的善惡果報。

2016年5月15日上午,胡鳳蓮女士在大悲古寺與大家分享了,她兄妹十人這些年的親身經歷,特別是犯下殺業而遭受的果報,希望大家引以為戒。

一、果報緣起——不信因果,家族殺業嚴重

胡女士的父親出生於吉林省榆樹市太安鄉,自幼家境貧寒,衣不蔽體。八歲時給地主放豬;十五歲左右給地主當打頭的;十七八歲時,被日本人抓去當勞工,被迫為日本人修建東三省飛機場。後來費盡周折,偷偷地跑回了家鄉。

內戰爆發後,胡女士的父親曾趕大馬車到長春前線給解放軍送炮彈。解放後,她的父親被推選為農民會會長,之後被地主誣陷,將其羈押到榆樹大嶺準備槍決,所幸被一位黨員營救。之後胡女士的父親擔任農民合作社生產隊長20餘年,期間造下很多殺業。村裡逢年過節殺什麼禽畜、殺多少、如何均分,都由他負責。耳濡目染之下,胡女士的幾個哥哥,也都學會了殺豬。

胡女士說:「我兄弟姐妹一共十人,早年家裡條件非常困難,為了養家糊口,父母整日在外辛苦勞作。母親四十多歲就得了胃穿孔,為此我13歲就輟學在家幫父母做家務並照看弟妹,20歲時就出嫁了。婆家生活條件也非常困難。公婆沒有工作,一家六口吃了上頓沒下頓,小叔、小姑尚且年幼,全家合租在一間小房子裡。」

胡女士和丈夫有一次回娘家,在四哥、五哥的推薦和幫助下,她和丈夫兩人開始了長達四年的殺豬行業。起初夫妻二人把豬送到屠宰場,讓屠夫宰殺,後來為了省下殺豬的錢,夫妻倆決定由自己來殺。胡女士說:「第一次殺豬時,由於丈夫殺豬的手法生疏,第一刀沒把豬殺死,那頭豬拖著半個腦袋轉圈跑,抓回來殺死後,把豬放進滾燙的熱水裡,再把豬的大筋挑開,用氣管子打氣,把屍體吹胖,最後用刮毛刀把豬毛刮凈。有時抓豬,擔心豬身上長痘,經常用開口器伸到豬嘴裡,再把手伸進去驗痘。豬疼的嗷嗷大叫!鮮血從嘴裡直往外流,手段殘忍至極!這期間還殺過一匹馬、一隻羊,有一匹大馬雖沒被殺,但卻賣給了馬販子。學佛後才知道,這是間接殺生,免不了也要承受果報。」

二、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在那個物質貧瘠、經濟落後的年代,一個工人的月工資才30多元,然而胡女士宰殺一車豬的利潤就是300多元,相當於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資。雖然賺了些錢,改善了她家庭的經濟條件,但隨後發生的事情,卻讓她和丈夫感到得不償失。

1、家無寧日

胡女士說:「我兒子從小很頑皮,不聽父母管教,不安心學習,經常逃課、打架,老師總找我們談話。他7歲時和我13歲的侄子玩耍,不小心掉到了深水溝裡,差點喪命,後來被一位放牛的好心人救了上來。1997年他14歲時,偷了家裡2500元錢離家出走,和同學跑到北京,2個多月把錢揮霍一空後才回家。16歲那年兒子便輟學在家,後來他自己選擇了去當兵。」

然而,令胡女士沒想到的是,兩年後兒子從部隊複員,她家的噩運才剛剛開始。

兒子分配了工作,卻不好好上班,打麻將、會酒友,沒錢伸手要,飯來就張口。他們家從此開始爭吵不斷,五天一大戰三天一小打,孩子的父親恨子不成鋼,胡女士怨丈夫無能,沒有教育好孩子,才導致兒子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最終一家三口成了冤家對頭,家無寧日。丈夫甚至要求胡女士把兒子領走,斷絕關係。兒子到處惹事生非,狀況不斷,打架鬥毆、賠人錢、進派出所,惡行愈演愈烈,最後發展到父子如同仇敵。

2、丈夫生病

10年前胡女士的丈夫得了急性黃疸型肝炎,長年口腔潰瘍,吃過很多葯,但不見好,總是反覆發作,不能根治。胡女士說:「回想當年丈夫殺豬驗痘時用開口器把豬嘴摳破,血淋淋的慘狀歷歷在目。現在丈夫的嘴巴常年潰爛,這不正是果報嘛!」

3、自己生病

胡女士說:「8年前因常年勞累加上心情煩躁,我得了心臟病。病情頻繁發作,犯病時心臟像刀紮一樣的疼痛,渾身發熱,汗衫都能濕透,就像被開水燙一樣難受,多次想去自殺,聯想起曾經被我們用開水燙過的豬,深切地感受到因果報應真實不虛,真是自食惡果啊!」

10年前胡女士在榆樹坐車途中,與朋友聊天時,突然嗓子沙啞,講話困難,醫生說是咽炎,可用藥一段時間後,仍無明顯改善。胡女士當時已接觸佛法,明白一些因緣果報的道理,於是開始念佛,並讀誦《無量壽經》。嗓子漸漸有所好轉,但至今一直覺得嗓子中有異物,說話聲音沙啞。胡女士說:「就在我準備這篇懺悔分享的稿子時,我想起自己曾經殺過一隻大公雞,當時是一刀刀砍在雞脖子上,讓它慢慢的死去,那時它又是忍受著何等的痛苦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