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點好吃的」,96歲妹妹塞200元錢給101歲哥哥告別,話音未落兩人已淚目:這輩子最後一次見面(有影)

温晗晗 2020/09/16 檢舉 我要评论

今天,看到這樣一個溫暖的視頻,瞬間淚目:

96歲的妹妹和101歲的哥哥短暫相聚後又要分離,妹妹追上哥哥,塞給對方200塊錢,說:買點好吃的吧,話音未落,兩人已淚流滿面。

 

兄弟姐們之情,小時候是吵吵鬧鬧,長大了是互相幫襯,老了是每一次相見的依依不捨。

看到這一幕,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爺爺,他和姑奶奶的感情也是如此。

去年,90歲的姑奶奶生病在市里住院,84歲的爺爺硬是要家裡人帶從老家他去醫院看姑奶奶,其實那時候爺爺的身體也已經不好了,走路都要人攙扶。

到了醫院,兩位老人喜極而泣,卻只能用手勢交流,因為爺爺耳背,我們說話要在她耳邊非常大聲才能聽見,而姑奶奶人極度虛弱,講話已經有氣無力。

爺爺遲遲不肯離開,在家人「強硬」之下才走,走的時候,姐弟兩抱頭痛哭,兩個老人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依依不捨。

在場的人都哭了。

因為他們年事已高,身體不好,這次見面有可能是最後一次。

結果那一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今年2月份姑奶奶離開了大家,7月份,爺爺也走了。他們終於在另一個地方相見。

我們總覺得時間很長,見面的機會還有很多,或許只有到了一定的年齡才能深刻感受每一次相見的珍貴吧。

雖然現在的我們還年輕,但願我們相見時能認真地說再見。

因為時間真的過得很快。

 

記得我讀小學的時候,家裡有兩口魚塘,我和弟弟負責割草喂魚,弟弟負責小的魚塘,我負責大的,弟弟是個小機靈,經常往裝草的簍裡放竹片架起來,使得每次他的簍看起來都是滿滿的,其實裡面都是空的。

我和弟弟相差3歲,小時候,我們經常打架、吵架,但特別害怕爸爸,知道聽到爸爸回家的腳步聲,我們正在打架也會立刻收手。

如今一轉眼,他都30歲了,而我已經結婚生子,有一個5歲半歲,一個4歲的寶貝。

寶貝們又把當年我和弟弟的相處情形重現了,每天吵架、打架,爭玩具,而我每天充當「不負責任」的裁判,誰向我告狀,我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充當姐弟兩打架裁判的次數,每天不下5次,有時候實在生氣,只能安慰自己:親生的,克制。

次數多了,寶貝們也知道我的態度——和事佬,找我沒用。

於是轉頭找爸爸來評理,我有點偷著樂,終於把「鍋」甩出去了。

如今她們都是上幼稚園的年紀。好的時候,兩個人簡直是合體的。

無論什麼東西,都要兩人分享,而且還背著我說起悄悄話,無論我怎麼誘惑他們,沒有一個人鬆口。

前段時間兩個人回老家了,我跟他們視頻,小寶貝來一句:媽媽,找我是有什麼事嗎?這語氣,像極了領導的樣子。可我頓時有點沮喪,好像我和他之間已經有了距離感。

我忽然想到龍應台在《目送》中的一段話: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孩子終會長大,我們珍惜眼前吧。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