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是孩子的權利!允許孩子脆弱,能讓孩子感受到滿滿的愛

當孩子跟你說「我怕」時,你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

很多人幾乎脫口而出:「別怕,這有什麼好怕的。」我曾經也以為,這絕對是這個問題的標準答案。

前幾天,路過社區遊樂場,看到一個大約兩三歲的小男孩站在滑梯上,戰戰兢兢,死活不肯滑下來。


孩子的奶奶站在下面,一個勁兒地鼓勵孩子:「這麼矮,根本就不用害怕。」說著,她試圖拉著孩子往下拽。

小男孩一邊奮力掙紮著,一邊嚎啕大哭起來:「我怕!我不要……」

「你是個男孩子,這麼膽小,滑個滑梯都不敢!真丟人!」 老奶奶氣哄哄地一把拽過小孫子。

對孩子來說,「害怕」是一種很正常的情緒,它和開心、悲傷,是一樣的。

法國思想家霍爾巴赫曾說:人越是無知或缺乏經驗,便越能感受驚恐、孤寂、森林的幽暗、夜的靜寂和黑暗、風的呼號、突然的和混亂的音響,對於不習慣這些事物的一切人來說,都是恐怖的物件。

對於未曾經歷過的孩子來說,一切突然出現或是讓他聯想到不好事物的,都會讓他害怕。

當孩子說「我害怕」的時候,他最需要的其實是我們的感同身受。

而不是一句「別怕」的安慰鼓勵,更不是「怎麼這麼膽小」的批評指責。

01

幾天去醫院,在兒科看到了這樣一幕。

一個大約五六歲的男孩,一邊奮力掙紮著,一邊撕心裂肺地哀嚎:「我不要打針,我不要,不要……」

他身邊圍繞著幾個大人,有兩個按著孩子的胳膊、身體,還有一個對著孩子喊:「不許哭,別哭了!不疼不疼,你勇敢點!」

「我怕,我不想打針……」男孩兒的叫喊聲一直盤旋著,哭聲持續了很久。

作為一個媽媽,聽得我心裡直顫。

無論是強迫孩子勇敢,還是嚇唬孩子不許哭,亦或是哄騙孩子打完針去買糖吃,自始至終,都沒有一個家長,對孩子那份深深的恐懼,做出回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