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呵斥魯智深,如果武松當場翻臉,能打過宋江手下五個高手嗎?

天空之城 2020/06/04 檢舉 我要评论

梁山一百單八將中,演技第一的當然是及時雨宋江,排名第二的應該是是黑旋風李逵,像神行太保戴宗那樣的蹩腳演員,連蔡九知府都騙不過去,跟宋江李逵相比差遠了。

李逵裝傻充愣騙過了很多人(連金聖歎都說他天真爛漫),戴宗演戲穿幫下了大牢,李逵卻啥事都沒有。宋江沒騙過黃文炳,卻曾經成功地騙過了武松和魯智深,並且在頭把交椅爭奪戰中,獲得了這二位好漢的支持。

但是人一闊臉就變,狐狸尾巴藏不住。宋江知道梁山頭把交椅肯定歸屬自己後,就開始變了一副嘴臉,對魯智深也開始不客氣起來,反而奓著膽子黑著臉進行怒斥。

宋江這一聲怒斥,不但得罪了魯智深和武松,還差點導致梁山第二次火拼。這時候我們禁不住要問了:宋江為什麼敢呵斥魯智深?如果武松當場翻臉,二龍山派能打過宋江手下五個高手嗎?

讀者諸君都知道,在一百單八將中,宋江只對兩個人用尊稱:一個是入雲龍公孫勝,另一個就是花和尚魯智深。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裡,宋江都不稱魯智深為兄弟,而是稱之為「吾師」。

因為宋江比較乖巧,在盧俊義生擒史文恭後,魯智深和武松把晁蓋遺言撇在一邊,對宋江表示了堅定的支持。

魯智深和武松跟晁蓋沒什麼交情,而且要是從楊志那裡論起來,二龍山跟梁山是有過節的。所以武松和魯智深既不把晁蓋遺言當回事兒,也不給盧俊義的面子: 「哥哥手下許多軍官,受朝廷誥命的,也只是讓哥哥,他如何肯從別人?」「若還兄長推讓別人,洒家們各自都散!」

這就叫當面打臉,也不知道盧俊義當時是不是想找一個地縫鑽進去。於是就有了宋江盧俊義分兵攻打東平府東昌府的「比賽」。

「比賽」二字之所以加引號,是因為大家在起跑線上就知道了輸贏:盧俊義要是敢先拿下東昌府,花榮能射中他氈笠上的紅纓,也能射中他的咽喉。

宋江還沒有出征東平府,就已經知道頭把交椅姓宋了:宋江先拿下了東平府,盧俊義還在東昌府曬太陽——他要想拿下張清,也就是分分鐘的事兒,甚至都不用親自出馬,燕青的弩箭不射馬而射人就行了。

浪子燕青能一箭射中丁得孫翻飛的馬蹄,射張清的腦袋,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兒。燕青一定要等宋江「贏了」之後才下手,實際也是表明一種態度:不是我們贏不了,而是故意讓著你!

宋江已經穩坐頭把交椅,對魯智深也不客氣了: 「眾多兄弟都被他打傷,咬牙切齒,盡要來殺張清。階下魯智深,使手帕包著頭,拿著鐵禪杖,徑奔來要打張清。宋江隔住,連聲喝退:‘怎肯教你下手!’」

一聲怒喝斥退魯智深,宋江還折箭為誓: 「眾弟兄若要如此報仇,皇天不祐,死於刀劍之下。」

結果是 「眾人聽了,誰敢再言。」

從畢恭畢敬一口一個「吾師」到「連聲喝退」,誰給了宋江這麼大膽子?他就不怕武松當場翻臉,拔出戒刀殺上前來?

前幾天咱們說過,宋江是一個很稱職的「盜魁」,比晁蓋更知道怎麼拉人立威。公孫勝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宋江忌憚並表面尊敬人,就只剩下魯智深一個了,這時候怒斥魯智深,就是投石問路,如果魯智深武松忍氣吞聲,他就可以得寸進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