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少女「化妝成男人打拳賽」連奪9冠裁判驚覺不對,私下自拍曝光網友超驚訝:根本是不同個人...

香煎小鹿 2020/12/25

如果現實中有花木蘭,她一定就是Tatiana Dvazhdova了。

這位22歲的俄羅斯少女,先前一年中參加了17次業餘男子拳賽,並奪得9次勝利。

「我從不與對手交談。我打過的人都不知道我是女孩。」

「我沒有參加過女子拳賽,因為我不認為自己不如男人。」

1998年出生於聖彼德堡的Tatiana,從小便生活在俄羅斯最危險的街區。

「我曾加入過一些青少年幫派,依託於他人,但這只是讓我的無助變了一種形式。」

15歲的Tatiana與18歲時的她

和家附近的玩伴一樣,Tatiana也沒能逃脫輟學的命運。

從16歲起她便離家獨立,在工地和集散中心當起了搬運工。

不過參加工作以後Tatiana也沒有和那些青少年幫派斷絕聯繫。畢竟想要在這個世界活下去,對待任何資源都得小心翼翼。

只不過Tatiana換了一種方式,那就是和組織裡的男孩一樣成為一名戰士。

「從16歲起,我就開始和兄弟們一起打街拳。」

不瞭解的朋友大概不知道,俄羅斯街拳與地下拳擊什麼的可不是一個概念

那場面基本和熱血高校裡最後的大決戰差不多。

街拳是俄羅斯獨有的一種拳擊模式。說白了就是打群架,沒有技術犯規,打到一邊服為止。

只不過雙方提前會簽訂君子協議只許肉搏。任何攜帶武器者一旦被發現兩邊會立馬停戰,然後大夥集體圍攻小人。

「從那時起我就發現,自己認真起來和這些男人沒有什麼區別,甚至超過大多數人。」

「也就是那時起,我接觸到了正規拳擊。」

「我喜歡這個東西,我願意為它付出生命。」

剛開始接受訓練的那段時光,生活完全就是Tatiana所期望的那樣子。

但當開始涉及到比賽時,Tatiana就覺得不對勁了。

「一切都很好,直到有一天教練告訴我讓我準備參加女子業餘拳賽。」

「我是一名搬運工,在我的工作中時有不公平發生。當有男人可選時,即便是身材比我瘦弱很多的人也大概率會搶掉我的訂單。」

「我討厭這種事情。每次我都會告訴自己這是甲方的損失。因為事實上我們他挑的那個小子強多了。」

之後Tatiana離開了待過大半年的俱樂部。托朋友辦了個男性身份的證件,去到另一所拳館駐紮。

「我剃寸頭,綁最緊的束胸,有時還貼點鬍子刻意讓自己臉更糙一點。」

「我從不與對手交談,被我打過的人都沒懷疑過我是女人。」

Tatiana先是參加MMA試水。

打了一段時間別人都沒發現她的身份後,她開始轉入自己最大的興趣,拳擊。

此後的時間中Tatiana共打了17場業餘男子比賽,並9次奪冠。

但隨著她的成名,關注度上升,Tatiana終究還是被發現了是女性的事實。

她遭到了俄羅斯業餘男子拳擊協會的除名。理想似乎就此止步。

「我很無奈,但不想放棄。」

「沒有別的辦法,想與男人打只能和以前一樣和朋友去街鬥。」

Tatiana決定從事拳擊方面的推廣,在另一個賽場上繼續自己的夢想。

「我在youtube和INS上開設有自己的訓練頻道。」

「雖然我被協會除名,但先前積累的名氣與戰績是不會消失的。這讓我能夠在各個拳館當駐地教練。」

Tatiana創新性的在自己的拳擊課程中引入了街拳環節,該項目寓教於樂,在學員間備受好評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Tatiana還收穫了愛情。

事實上Tatiana從來不乏追求者,即便是在玩拳擊以後。

她並非是不懂風情,只是想討好自己的內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