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你也被「鬼滅騷擾」了嗎?大爆紅卻引起日本人公憤:沒看過也不會死好嗎?

你不一定看過《鬼滅之刃》的動畫或漫畫,但你一定聽說過這部作品。

以10月16在日本上映的劇場版《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篇》為例,首日票房破10億日元(約3億台幣),3日票房破46億(約15億台幣),10天衝過100億(約30億台幣)大關,17天進入日本歷史票房紀錄前10,期間把什麼單日票房最高、最快達到100億票房紀錄全部打破,甚至導致電影院只剩下《鬼滅之刃》和「其他作品」。

其火紅的程度也不只有在日本本土,10月30號在台灣上映,單日就拿下1115萬台幣的票房,甚至超越好萊塢商業動作大片《天能》,上映3天就有超過1億台幣的票房,以這個情勢繼續下去,《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篇》很有可能成為今年台灣票房最高的電影。
甚至就連威秀都要仿照日本做引導牌子來分散觀眾。

至於其本體漫畫,累積銷量已經突破1億,還成為了史上首次獨佔漫畫銷量周榜第1~22位的作品,而之所以只佔了前22位,是因為《鬼滅之刃》總共只有22卷。

就連前兩天日本首相菅義偉在眾議院預算委員會上回答問題時,甚至都引用了《鬼滅之刃》的臺詞:「請讓我使用全集中呼吸,進行答詢」。

總而言之,就影響力而言,諸如「二次元神作」之類的稱呼已經遠不足以描述《鬼滅之刃》當下的成績,它已成為不折不扣的社會現象級作品。

於是,可想而知,當11月3日TBS電視臺在節目中正式提及「鬼滅騷擾(キメハラ)」並將其作為主題進行討論時,會引起怎樣的軒然大波。

キメハラ是個合成詞,キメ是《鬼滅之刃》的簡寫,ハラ取自騷擾一詞,放在一起可以指代一類行為:「對不看《鬼滅之刃》的人進行強行推薦」,或者瞧不起「對《鬼滅之刃》沒興趣的人」。

根據節目總結,「鬼滅騷擾」大致具備三種表現形式:
「你居然還沒看過鬼滅嗎」,並催促你「快去看」這種強迫行為。
「竟然還有人不喜歡鬼滅啊」並對他人品味進行否定。
形成不能說鬼滅很無聊、沒意思的輿論環境。


「騷擾」這個詞通常會接在「性」、「權力」或者「客戶」之後,繼而成為廣受議論的社會話題,相比之下,將其與一部漫畫結合,份量似乎顯得有些過於重了。

但對《鬼滅之刃》沒興趣的「少數人」而言,顯然不這麼認為。最早轉發「鬼滅騷擾」電視截圖的推特截至當下已有2.3萬轉發,無數人藉此抒發被身邊人強迫去看《鬼滅之刃》的痛苦。

除了無奈抱怨之外,也有人借用漫畫中大反派的臺詞來諷刺「鬼滅騷擾」的可笑。

或是製作gif嘲諷「鬼滅騷擾」者的醜惡嘴臉:

甚至連名古屋的自動販賣機,都因為「擺滿了《鬼滅之刃》讓人失去選擇權」而遭受抨擊。

終於,眼看著戰況愈演愈烈,世界上最知名的遊戲玩家之一,梅原大吾也忍不住親自上戰場了。

因格鬥遊戲名揚四海的梅原大吾是否看過《鬼滅之刃》、是否經歷過「鬼滅騷擾」,沒有人知道,而他之所以(被拖)上戰場的唯一原因在於,梅原大吾(ウメハラ)這個名字與「鬼滅騷擾(キメハラ)」實在是太過相似。

您要找的是否是「梅原大吾」?

已經在江湖中成為傳說的梅原大吾大概很難料到,自己會因為這樣的原因出現在熱門搜尋上。

正如這條推特所說:「我還以為「鬼滅騷擾」(キメハラ)是指梅原大吾(ウメハラ)先生的造型特別酷特別有型(キマってる)呢」

當然,隨著網友們的「勤奮挖掘」,梅原大吾和「鬼滅騷擾」之間的聯繫還是被挖掘了出來,名冠天下的梅原大吾先生,看起來好像也是個不懂該怎麼合群的人。

在周圍呈現出一種狂熱、興奮的氛圍時,他站在人群中頂著壓力無動於衷,看起來就和那些明明不感興趣,卻又遭受到「鬼滅騷擾」的人一樣。

於是,強行成為精神領袖的「梅原大吾」一度超過了「鬼滅騷擾」的熱度(梅原表示等等我甚麼都沒做啊??)

回顧這個新詞的歷史,它實際最早出現於10月初,彼時已經有些零零碎碎的言論,矛頭直指「無法批評《鬼滅之刃》的社會氛圍」,認為這摧毀了個人的興趣與生活。

甚至還有人呼籲社會全員一同推動「鬼滅騷擾」一詞的傳播。

同時,朝日電視臺新聞節目《Morning Show》的評論員之一玉川徹在提及《鬼滅之刃》時公開表示,如果有一個東西特別紅,自己就絕對不碰,如果別人用說教的態度逼他看,也只會讓他更加牴觸。

頗有名氣日本搞笑藝人團隊廬山也發佈影片,沒有看過《鬼滅之刃》或是《半澤直樹》的觀眾沒必要難過,「畢竟沒看過又不會死」。

情緒一直醞釀,一直到11月3日,專門的新聞報道播出,「鬼滅騷擾」這個詞終於進入大眾視野,乃至於讓和此事沒半毛錢關係的梅原大吾一起上了熱搜。

分析這場風波時,有不少結論認為,這種爭議與煩惱只會出現在日本。因為日本社會極度崇尚集體思維,「壓著頭逼你喜歡」這種事,只能發生在這種同步壓力非常高,人人害怕自己可能「與眾不同」的社會氛圍中。

不過,我想最近某些台灣的朋友對這件事也特別的有感觸吧…


用戶評論